闲棋一篓

发文小号_(:з」∠)_,人怂。
文笔并不是很好,谢谢喜欢我文字的你们。

【轰出】 礼物

原著向双向暗恋

OOC

交党费

 

1、

冬日的阳光温暖而舒适,冬雪渐融,可这副一派祥和景象却丝毫没有让绿谷的心情有所好转。

即使是在和平的日常中,英雄也是会有别的烦恼的啊。

 

“唉……”

绿谷感到自己有点糟糕。

他,绿谷出久,由一个和女孩子说话都会脸红激动到不行的钢铁直男,变成了一个依旧和女孩子说话脸红激动到不行但是却暗恋上同班男生的可能不直了的男孩子。

他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虽然没有“个性”,但是一直一直都在为了成为“英雄”这个目标而努力着。那样被嘲笑着的他,那平凡而又无望的人生,在遇到欧鲁迈特那一刻就改变了!

那位“和平的象征”,帮助他狠狠地把梦想攥紧在手里,变成了现实!

尽管一路上遇到很多的困难,绿谷也不曾退缩过。

可是在现在……他是真的想要退缩了。

 

怎么办?怎么办?

周末就是圣诞节了,要送礼物的吧?要送礼物的吧!可是该送什么给轰君啊!

绿谷感到脸上冷汗一直在不断地冒,思绪一片混乱,往日收集的资料现在都是一纸空谈,在面对心中的悸动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无法冷静下来。

糟糕了啊!糟透了啊!

“小久君?小久君?”丽日的呼唤把绿谷的思绪拉回,满脸担忧的神色,“你的脸色有点差,没关系吧?”

“没、没关系的!”绿谷慌乱地摆了摆手,脸上的冷汗却一直在往下冒。

一脸慌张地掩藏,用含糊不清的话语把担忧的丽日打发走后,绿谷整个人都瘫软下来,好像刚刚打完了一场硬战一样。

果然是很明显吧,绿谷趴在桌子上,把头藏在臂弯里,毛茸茸的柔软头发都好像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双颊上滚烫的热度似乎连柔软的布料都能透过,直直传递到紧贴着的那一块手臂的皮肤上。

到底应该送什么才好……

 

 

“绿谷,”一道清冷的声音在他侧上方响起,“星期六晚上,你有空吗?”

“轰君?”熟悉的声音让绿谷连忙直起身子,少年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容让绿谷大脑一片空白,还未来得及思考如何应对,嘴巴却遵从于心底最深处的渴望做出了回应。

“有空的!”

“那,到时候在商业区那边见面吧。”似乎只是随口一提的小建议,少年在得到回应后毫不在意地转身离去,垂在身侧的双手却在微微颤抖。

成功了……

 

秒答!

绿谷眼神涣散,被自己刚刚那副没出息的样子震惊到了。

不要在这种时候身体先于思考行动啊!

 

“回去再看一下资料,仔细考虑一下轰君喜欢什么,或许上网查一下寻求帮助也是不错的做法,到底是在晚上和轰君一起买礼物还是我应该提前买好礼物……”

 

“喂,绿谷他没问题吧?”八百万看着无意识陷入碎碎念的绿谷背后一寒。

“下星期回来就会好的gero。”蛙吹似是而非地说道。

“什么啊,神神秘秘的。”上鸣一脸茫然。

 

2、

“真好啊……”

平安夜的商业区人潮熙攘,触目可及的一张张洋溢着幸福的笑脸把这个灯光炫目的“不夜城”中的空气,都似乎沾染上一层浓厚的甜蜜爱意。

英雄,不仅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守护这样温暖的存在吧。

绿谷坐在中间的供以行人休憩的椅子上,周围嘈杂的人声似乎安抚了他心中的那点紧张情绪,望着前方耸立的被各种装饰点缀的高大圣诞树,再一次感叹。

“真好啊……”

右手塞在右边的口袋里,带有薄茧的手握住口袋里的被精心包装好的礼物,柔软的指腹轻轻摩挲着。

轰君,会喜欢这个礼物吗?

 

不过不喜欢也不行了,毕竟约定的时间已经迫在眉睫了,不可能再去重新买一份了。

绿谷心里直打颤。

 

若有所感,绿谷转头对上了人群中的一道视线,少年大步流星向他走来,长大衣很好地修饰了少年挺拔的身材,衣摆随着动作掀起弧度。

真帅气啊!

“轰君,我在这里。”绿谷招了招手。

“久等了。”

“也没有等很久的……”绿谷抓了抓头发,“轰君今天和我出来是想要做什么呢?”

轰焦冻蹙起双眉,似乎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环顾四周,明明无人注意这里,心底的那份不自在却让他仍然无法释怀,手里提着这份轻微却又沉重的礼物也在提醒着他应该干什么。

“先陪我走一下吧。”轰焦冻淡淡地说。

“啊……好。”

 

这个平安夜出乎意料地寻常,没有天空中飘荡的浪漫微雪,也没有喧嚣的大型活动,除了商家和他们经过的一对对浓情蜜意的情侣在提醒这是个什么日子,寻常得就像入冬以来的每一个雪夜。

沿着两旁的道路静静地走,两人谁也没有出声。

 

如果只是出来走的话,为什么非得在平安夜呢?轰君他应该是有什么想要说才约我出来的吧。绿谷偷偷地瞄了轰焦冻一眼。

“你冷吗?”

“哈?”绿谷发懵了,虽然是想轰君有话和我说,但是这话题也太出乎意料了吧。

“不、不冷。”

“哦。”轰焦冻看着不远处为女孩披上衣服的那对情侣,攥在大衣第二颗纽扣上的手紧了紧,再度松开。

空气突然安静了啊,绿谷汗颜,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

“你觉得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还未来得及出口就被打断,被轰焦冻突然抛出的问题砸晕,支支吾吾了一会儿,绿谷也只能一字一句地说出自己心中对他最深切的感受。

“强大,温柔,可靠,轰君是一个很帅气、很好的人。”绿谷顿了顿,最终还是没忍住。

趁着这个时候,说出来吧,反正估计也会被当成玩笑话,只要后面再掩盖一下就不会有问题的,就这样抱着那一点小小的私心,说出来吧。

“……我很喜欢轰君呢。”扬起脸对轰焦冻露出笑容,“轰君以后一定会成为很棒的英雄的!”

明明不远处都充斥着商家们的叫卖声,绿谷却觉得他们两人之间静得可怕。

轰君他,是不会把那句话当回事的吧。悄悄地握紧了拳头,再一点点松开,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你喜欢我?”在话语落下的沉寂后,轰焦冻盯着绿谷的笑脸,半响后得出这个结论。

“啊?不,我只是……”绿谷慌张地摆了摆手,想要从混乱的脑海中编织合理的词句来解释刚刚的反问。

轰焦冻默默地看着,在说出了那样惊人的话语后变没有出声,只是看着眼前这个慌乱的少年。

软乎乎的绿色头发可能是因为冬日的寒风被吹得比往常更翘,涨红的脸,两颊的雀斑,圆滚滚的绿色双眼,不是他设想中会爱的模样,可却构成了他现在最爱的人。

在过去的时光里,除了和母亲的温暖记忆,也只有对那个男人的憎恨充斥着他了。男生们在青春期的躁动与他而言似乎不曾发生,偶尔在听到别的男生讨论时,毫不在意地想也只是像母亲那样或者大和抚子那样的传统女性吧。

如果没有遇到绿谷的话,可能会是这样吧。

可偏偏遇上了他,在体育祭的时候改变了他的想法,以一种强横的姿态闯进他的心里。从此之后他的人生发生了偏差,未来设想多了一个身影。

对上那双一贯认真的异色双眼眼,就那样被静静地看着,挣扎和语无伦次都显得可笑至极,绿谷颇有些自暴自弃。

“……对,我喜欢轰君,恋人那种的喜欢。”

低垂下头,不敢再看眼前的人,仿佛浸没在深海中的人无法呼吸,缓慢窒息,等待着最后的处刑。

“本来以为是我先的。”半响,那个清冷的声音说出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先看看吧,我送给你的圣诞礼物。”把提着的手提袋举到绿谷面前,示意他打开。

“啊,好。”接过礼物,一边拆开,心中苦涩地想着,果然是失败了吧。轰君真是个温柔的人,这种时候的礼物是不想让我被拒绝丢脸吧。

心里是这样想着,眼泪却不自觉地在眼眶里打转。

太温柔了。

太过温柔了。

就这样失败了,好不甘心啊!要忍住啊,英雄是不会哭的!

 

 

狠狠地揉了一把眼睛,盖子被慢慢掀开,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粉红色的纸条,泪眼朦胧间绿谷瞅了好一会儿才看清纸条上的字——“和我在一起吧”。

“唉?”

太过惊讶,混乱的思绪再一次被重击。

 

“本来应该是我先的,”看到那张纸条,轰焦冻才慢悠悠地把剩下的话说完,“在这个时候向你告白,提出交往的要求,成为恋人一起生活,这些,我以为应该是我会先行动的。”

“轰君的意思是,”绿谷有些不敢置信,“轰君也喜欢我?”

轰焦冻望着绿谷轻轻地点了点头:“既然彼此都愿意,那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是交往了。”

“不,等等,这也太快了。”绿谷无意识地吐槽。

看到绿谷没有继续动作,轰焦冻拿起纸条塞回自己的口袋里,把盒子里的礼物露出。

“这个是目前被很多英雄都推荐的伤药!虽然价格昂贵,但是治疗效果一流,而且因为不留疤痕的缘故更是被众多女性英雄青睐……”看到这个,绿谷立刻陷入了嘟嘟囔囔的状态中。

“送给你的。”轰焦冻握住绿谷捧着礼物盒的右手,低下头吻在大拇指上,“希望你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绿谷涨红了脸,呢喃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可是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只要成为英雄,受伤就不能避免。

 

重新把礼物放好在袋子里,轰焦冻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拉着绿谷离开商业区。

今天的目的已经达成,那就没有必要再继续逛下去了。

一切都发展得太过迅速,但又理所当然。今晚的经历就像麦琪的礼物,他们却比这幸运几分,从一开始就不是平行线的他们,最终于今晚重合。

没有松手,绿谷默默地把两人连着的手握紧一点,再握紧一点,不留一点空隙,就像他们二人从此以后将会那样亲密无间。

平安夜的钟声还未响起,他们的愿望却早已实现。

 

“要来我家过平安夜吗?”

“进展太快了吧……”

 

后记:最终回到家里的绿谷,摸了摸口袋才想起因为自己的疏忽依然乖巧呆在口袋里的礼物。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