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棋一篓

发文小号_(:з」∠)_,人怂。
文笔并不是很好,谢谢喜欢我文字的你们。

【雷卡 】 远雷

原著向

OOC有

 

   一切都源于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他们被困在了这里。

   大自然的威力在此刻彰显无疑,暴雨宛如一片白瀑自天上倾泻而下落入地面。卡米尔在暴雨前来之时察觉天色不对,此时离羚角号已经走出太远,赶回去是不可能的,在观察过周围的地形后发现了这个掩于山岩中的洞穴,在搜查确认没有危险后,雷狮点了点头和卡米尔在天色变换之际先进这个山洞躲避一下。

    糟糕透了。眼看着雨越来越大,雷狮眉头紧蹙,他厌恶这种呆在陆上孤岛的感觉——或者说是这种被困的这样一种境地。

更何况,这种该死的坏天气简直和雷王星那儿一模一样。

“大哥,洞口风大,请不要再站在那里了。”卡米尔淡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还不至于风吹就倒吧,卡米尔。”雷狮转身走向他那过分担忧的弟弟,帽檐低垂遮住了他少年气的面容,手上拿着一根木棍在拨弄着火堆,好让火烧得更旺些。

真是准备齐全——雷狮感叹道。

“……请您还是尽快进来吧。”

这样的说话方式到底是谁教他的?完全没有对自己恶劣性格稍有自觉性的某人在卡米尔身旁找了个稍微平坦的地方坐下。

小小的火星伴随着噼里啪啦的木柴爆裂声,雷狮阖上眼倚靠在山壁上,雨停后就要返回羚角号离开这个星球了,这场不讨喜的暴雨也算是给了两人补充体力的休憩时间。

好久没有试过这样安静的情况了。

 

雷王星的好天气总是异常难得,那是连戴着耀眼皇冠之人挥动镶嵌满宝石的权杖也无法号令半分的。

厚重的书卷和苛刻的礼仪同样让人厌烦,雷狮却无法避免地让它们淹没了他的童年。跑出来后星际间的穿梭和漫天的星光让他以为早就把那片阴沉的天空抛在了背后,没想到今天再度遇上了。

 

雨越下越大,天边也响起滚滚雷鸣,卡米尔虚虚地望着黑云密布的天空,估算着这场暴雨到底何时会结束。

“要是害怕的话就过来,卡米尔。”雷狮拽了一把卡米尔的围巾,对信任的兄长没有半点防备的卡米尔半倒在雷狮怀里。

兄长火热的吐息打在卡米尔尖耳朵上,想要找一个借力点直起身形,反手却按在雷狮结实的腹肌上,温热感即使隔着两层布料都透到卡米尔的掌心,仅仅被蛊惑了一瞬,卡米尔便借力直起做好。

“我并没有害怕,大哥。”整理着歪斜的帽子,卡米尔反驳道。

“如果你小时候没有在暴雨夜敲我的房门的话可信度会更高一些。”雷狮打笑着。

在他庇护卡米尔不久后的一个暴雨夜,熄灯后雷狮刚想好好休息,门外却传来敲门声,本以为又是什么不长眼的女仆,没想到打开门后居然是他的庇护对象。小小的一个,穿着睡裙——或者睡袍什么的,管他呢,到现在雷狮还不清楚他们小时候穿的那种睡衣样式。连门把手都够不着的小家伙,在漆黑的暴雨夜一下又一下地敲着雷狮的房门,直到门口打开看到兄长不耐烦的面容。

“吓着了?”放任这小小的一团陷在柔软织物里,雷狮坐在床沿边晃荡着双腿问道。

被褥下的卡米尔动了动,没有说话,雷狮也懒得再追究,掀开被子躺下继续进入黑甜乡。

拨弄了一下柴火,跃动的火光映照着卡米尔的眉眼,对于雷狮的调笑卡米尔也没有回应。

在那时候,的确是被吓着了,却不是惧怕窗外的电闪雷鸣,而是屋内的人。

在那个暴雨夜,面上一派温柔的女仆在他上床后为他熄掉床前的灯。在卡米尔被那位肆意妄为的三皇子庇护后,皇宫里的众人便收敛了不少,但是卡米尔还是无法放下心中的那点警惕。用被褥遮住半张脸,只露出那双蓝莹莹的眼睛盯着女仆的动作。

窗外的风雨让人心烦,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天际,也照亮了想要转身拉好窗帘的女仆那半张没有隐于黑暗的脸——扭曲而可怖。

那是比窗外的暴风雨和前往雷狮房间要通过的那条漆黑走廊更为恐怖的。

 

卡米尔并不是个没有警惕心的人,在他被带进了皇宫后更是对周围抱有十二分的警惕心。

对于雷狮所谓的庇护在一开始更是嗤之以鼻,在他看来不过是皇子殿下的一时兴起而已。

那双凌厉的紫眸足以彰显这位皇子殿下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可偏偏在那个晚上雷狮打开了门,给予了他一个庇护所。

 

“回神了。”附有一层薄茧的宽厚手掌在他眼前晃了晃,把卡米尔的思绪从过往的沉浸中拉出。

身前的火堆将熄未熄,山洞外的雨似乎停了,风吹进洞内带来了雨后湿润的草木清香,雷狮起身一脚踩上木炭把仅余的火星碾于脚下。

“走了。”

穿过暴雨和风雷,跨过高山与林海,回到他们的“家”。

然后乘着它,继续穿梭在烂漫星辰间,把那一切该死的过往再一次远远地抛在光年外那颗星球上。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