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棋一篓

发文小号_(:з」∠)_,人怂。
文笔并不是很好,谢谢喜欢我文字的你们。

【雷卡】 你怎么还不懂

现代向

OOC

雷狮生日快乐!

 

1、

雷狮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他的堂弟卡米尔,是一个gay。

在刚知道这个秘密的时候,雷狮的心里是拒绝的。开什么玩笑,他养了十几年的小白菜,好不容易长成这副水灵样,现在却发现原来他的根都长歪了?!

忍不住抓了一把发尾,这些日子因为这事,雷狮都快把自己头发揪秃了。不应该呀!明明那小子读书的时候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听话又聪明,几乎从来没有让他操过心,毕业后更是顺理成章地来到他的公司帮忙,工作的时候一丝不苟、认真负责,还喜欢吃甜食,平时在家里安安静静窝在沙发上读书的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

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把卡米尔身边的女孩子都轰走了,一想到以后卡米尔说不定会带着个陌生的男人向他介绍,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雷狮也忍不住想是不是报应来了。

    往后把身子一仰,靠在椅子上拿起桌上的资料翻阅,脚一蹬随意地搭在了桌沿边。空旷的办公室里只有纸张被翻动的轻微响声,可雷狮还是无法静下心来,握着边角的手愈发用力,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凹痕。

“笃笃笃”

忽地传来了三声轻微的敲门声,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雷狮老大,这个月的财务报告表出来了。”

是帕洛斯。

“进来。”雷狮好声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放桌面吧。”

等等!

“帕洛斯,我问你一个问题。”

把文件放在桌面上,帕洛斯惦记着桌面上那杯热腾腾的咖啡,正转身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却被雷狮叫住。

“雷狮老大,您说。”

“我有一个朋友,有一天发现了他一位很重要的人是g a y,该怎么办?”

我的朋友就是我系列?帕洛斯暗自诽腹,再说您哪来的什么朋友,该不会前几天晚上瞒着卡米尔去酒吧喝酒的时候被gay搭讪了吧?本着拿钱办事的原则,帕洛斯决定认真地为老板排忧解难一下。

“老大你那位朋友是直男吧?”

“那当然!”雷狮蹙起眉头,对于自己的性取向,他从不怀疑。

“那就好办了,拿平常心来对待就行了啊。”帕洛斯松了一口气,“反正老大你朋友是直男,哪怕被他朋友追求,直接拒绝就好了,事情很简单嘛。”

拒绝?不行!雷狮在第一时间就否决了这个提议。

“你就没有点更好的主意吗?”雷狮一个眼刀甩过去。

更好的主意?这就是最好的主意啊!帕洛斯感到自己额上的青筋在跳动。任意妄为!高傲自大!帕洛斯偷偷腹诽着。

既然不拒绝的话,那就接受啊!

“不拒绝的话,难不成老大你朋友其实是个潜在的gay?”帕洛斯眼珠一转,肚子里的坏水咕噜噜地冒着泡。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行了,你出去吧,顺便帮我叫卡米尔过来一下。”雷狮把资料甩到一边,放下双脚直起身子坐好。这样不是办法,不管怎样,有必要要和卡米尔谈谈了。

“可是老大,卡米尔今天一大早就出差了啊,要好几天才回来。”瞧雷狮这副不知情的样子,帕洛斯提醒到。

出差?!等等,卡米尔昨晚好像是跟他提过这事。

该死!偏偏是这种时候。雷狮揉了揉眉心。

“算了,你出去吧。”

帕洛斯后退几步离开,轻轻带上门后大步疾行远离这是非之地,再待久点不仅咖啡要凉了,估计他也要凉了!

 

2、

雷狮斜倚在吧台边,没有理会不远处喧闹的人群,昏暗的灯光下手机荧屏散发出微光,雷狮把弄着手机,死死地盯着界面上那个熟悉的名字。

已经是第三天了。

这三天来,别说什么电话短信,就连条微信信息都没有。

雷狮越想越气,小崽子还没学会走就想着飞了?现在都敢好几天不联系了,再长大些岂不是要上房揭瓦!

“收一收你那副怨妇嘴脸啊。”轻轻叩了叩桌面,凯莉把溢满了泡沫的啤酒放在雷狮手边。

“把你那张整天胡说八道的嘴巴收敛一下。”雷狮的右手摸索到玻璃把手冰凉的触感,反手将其握起到身前,没有把一丝注意从屏幕挪开。

“我又没有说错,”凯莉耸了耸肩,“在酒吧永远不会缺少痴男怨女。刚刚你盯着手机那眼神,说吧,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我们雷总如此牵肠挂肚?”

没有理会凯莉的打笑,雷狮举起酒杯猛灌了几口啤酒,脑子里乱哄哄的。

“你想太多了。”半响,雷狮才回答道。

“好吧好吧,那就当我想太多好了。”凯莉撇了撇嘴,“要再来一杯吗?”

“不了,回去了。”雷狮放下酒杯,起身穿过绚烂灯影下嘈杂的人群。

切,还说不是。望着雷狮离开的背影,凯莉眉眼弯弯,拿起了 雷狮剩下的半杯啤酒。

金黄色的液体在杯中晃动,昏暗的灯光下香醇的气息逐渐蔓延,萦绕着这小小一方空间。

真可惜这剩下来的半杯啤酒。

 

   “咔嚓”

锁好家门,雷狮转身脱下鞋子摆到鞋架上。哪怕少了一双鞋子,鞋架看上去依然满满当当的。

一蓝一绿两对拖鞋安安静静地待在鞋架旁,雷狮伸手越过草绿色的拖鞋,提起蓝色拖鞋穿上,没有理会客厅的一片黑暗,踢踢踏踏地走进浴室。

痛痛快快地冲洗一番后,雷狮整个人摊在床上,把湿漉漉的头发和脑子里乱糟糟的思绪弃置到一旁。

要是让卡米尔知道了估计又要被训个不停了,雷狮模模糊糊地想到。

   喜欢什么的,别开玩笑了,在入睡的前一秒,雷狮依然对自己的性取向深信不疑。

  

3、

然而现实总是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出乎意料……

   掀开被子,下身黏腻的熟悉感是个男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却是最让他棘手的一次。

   回想着昨晚的梦境,雷狮狠狠地拍了自己的额头。

   这回是真的出大事了!

 

 “大哥?”推开家门,卡米尔提着箱子跨过门槛。

没有人,客厅静悄悄的,只有卡米尔清浅的呼吸声和行李箱轮子的滚动声打破这一片寂静。

推开房门,窗帘一如出发前一样好好地挂着,阳光透过玻璃闯入这间温馨的卧室占据了一席之地,细小的颗粒在空中与它共舞。

卡米尔把行李箱安放在角落,拉过电脑桌前的椅子坐下,长舒了一口气。

这次出差太突然了,实地考察时甲方那边意见不断,难伺候得很,这几天都忙得忘了给大哥发信息了。

其实说是忘了,也不全是。

卡米尔有两个秘密——他是个gay和他喜欢雷狮。这两个秘密哪个更吓人点,他也说不准。与其说他是个gay,或许他喜欢雷狮才是更为明确的吧。

青春期的男孩子总是容易躁动,纵然是卡米尔这种沉稳冷静的男孩子也逃不过。在同龄的男生为女生衣物间散发的皂香气息着迷,下课时依靠在窗边偷偷撇着女孩们扬起的马尾辫时,他的目光却与同龄人的背道而驰。

他沉迷于他的兄长。

无论是骑着单车时飞扬的发丝,还是大笑时露出的尖尖虎牙,都让他心动不已。而雷狮沐浴后从结实紧致的肌肉线条上滚落下来的水珠更是让他胸中鼓动的心脏快要跃出。

也不知道大哥知道了后会怎么办,想到自己前段时间设计大哥发现自己性取向的事,再趁着出差让大哥好好想想,哪怕平时沉稳的他也心里打鼓。

再怎么多想也没有意义了,卡米尔侧过头靠在椅背上,视线不经意地略过床边,一本亮红色的书勾住了他。

“嗯?”前倾着身子拿起书,在映入眼帘的一瞬间崭新的腰封吸引了卡米尔。

“给……最爱的人……必读的一百本书之一?”

卡米尔可不记得自己买了这么一本书。那么,这就只可能是大哥买的了。不过这书……卡米尔看了看书名——《沟通是共建良好感情的桥梁》。

这种书名,完全不是大哥的风格。

糟了……

果然还是应该再慎重点,卡米尔感到有些头疼。

 

4、

   “嗒嗒嗒……”细长白皙的手指穿梭在键盘中,但时不时被按下的Backspace键彰显着主人的心不在焉。

   按下保存键,卡米尔侧过头,电脑桌的一旁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堆礼物,那是雷狮在他回来的这一个星期送给给他的礼物。

   书、男士香水、领带夹……甚至还有心形的巧克力。卡米尔自认为他足够了解雷狮,可这次,他是真的一头雾水了。

    挥洒兄长突然迸发的友爱之情?

卡米尔默默捂脸,大哥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卡米尔,收拾一下,今晚我们去吃饭。”此时雷狮直接推门而入,“你在干什么?”

“好的,大哥。”卡米尔放下手避过了雷狮的问题,雷狮见状挑了挑眉,不再理会。

“走了。”

 

5、

夜晚,透明巨大的落地窗外星河高悬,室内却是一片柔和的灯光洒落在暗红的桌布上,正中方的红玫瑰被花瓣间的滴滴水珠点缀得更显娇艳欲滴,桌子两边坐着的人埋头动作,无心欣赏此刻的美景。

果然还是哪里出了问题吧,卡米尔拿着刀慢慢切着手下的牛排。

抬眼扫视四周,一对对情侣们你侬我侬,嘴里吐露的都是甜言蜜语,眼波流转的都是绵绵情意。

这个地方,怎么看也不应该是他和大哥该来的吧……

此时右边传来短促的惊呼声,卡米尔转头望去,一位娇俏的女孩儿捂着嘴巴泪眼盈盈,她对面的男孩子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

看来是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卡米尔转回头插起一块切好的牛排放进嘴里,边嚼边想,西餐厅和玫瑰花真是亘古不变的追人套路啊,要是再有点音乐就是三大杀器了。

嗯……西餐厅,卡米尔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牛排;玫瑰花……卡米尔抬头看了看桌中间那束盛放的玫瑰。结合之前雷狮的异常表现,那点不确定的猜想浮现在卡米尔的心间。

该不会,大哥他……

“卡米尔,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雷狮恰好对上卡米尔愣怔的双眸,伸出手指点了点一旁的黑椒汁。

“不,我只是有点好奇,”卡米尔放下刀叉,拿起一侧的黑椒汁,“您为什么会带我来这里吃饭?”

“听说这里的餐后甜品很不错,带你来尝尝,”雷狮看似漫不经心地说,“而且这里的小提琴据说也拉得挺好的。”眼神示意不远处待命已久的小提琴师。

早已擦好松香的琴弓搭上琴弦,小臂与手腕的转动伴随着着流淌而出的琴声,缭绕耳际。

雪白的陶瓷汁斗轻颤,洒落了几滴黑椒汁在盘边。这种情况哪怕再怎么难以置信,卡米尔也不得不认清了一个事实——他的大哥雷狮,在追求他!

     

已经无法再等待了。

在没有醒悟之前还好,可是在明了自己心意的之后,雷狮无法再压抑住自己的渴望。   

亲吻他,抚摸他,做出更多过分的事吧。

在卡米尔回来后,他开启了自己的追求之路。可是眼见着卡米尔桌上的礼物逐渐堆高,他那向来聪慧的弟弟却似乎没有半点追究缘由的迹象。

于是就有了今晚的晚饭。

都已经这么明显了,卡米尔怎么还不懂?注视着安安静静切着牛排的卡米尔,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那双熠熠光彩的湛蓝双眸,头顶那可爱的发旋儿对着雷狮。

看来只能用最后一招了,雷狮暗叹道。

 

大哥他怎么还不说出口?小提琴师已经演奏到第三首曲子了,卡米尔在心底暗叹。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