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棋一篓

发文小号_(:з」∠)_,人怂。
文笔并不是很好,谢谢喜欢我文字的你们。

【雷卡】 メランコリック

听伊东歌词太郎的这首歌想到的,标题为歌名

OOC有

原作向

 

1、

 雷狮觉得他可能病了。

说来可笑,堂堂宇宙第一雷狮海盗团的团长,居然怀疑自己生病了,而且还是那些肉麻兮兮的什么“病得不是身,是心”之类的。

“您的身体一切正……嘭!”

还没有说完话的裁判球被雷狮一手抓住狠狠甩到了一旁的石壁上。

“您怎么了,大哥?”卡米尔有点担忧,毕竟雷狮居然叫裁判球来检查身体,这实在是让人无法放心。

“没事。”雷狮直愣愣地盯着卡米尔耳边的鬓发被风吹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不知怎么的,雷狮在最近总是无法控制自己,控制自己不去关注卡米尔。

雷狮的强大毋庸置疑,雷霆为他所驱使,星辰踏在脚下为他保驾护航,意气风发地不断前行,这才是属于他的征途。至于一直跟随在他身后的卡米尔,他从不担心,他聪明的小堂弟可不是什么弱者,或许有时他会回头看看那个瘦小的身影,但是那也不过是出于兄长对幼弟的适度关心而已。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目光悄然脱离了他的掌控。无论是在卡米尔整理资料时认真的神情,还是他在狩猎时灵活果断的身手,雷狮都忍不住会瞥上一眼。

他向来不会隐藏自己的视线,哪怕似被卡米尔发现了,疑惑地回应着兄长的眼神,雷狮也只会更加明目张胆地继续盯着卡米尔,直到卡米尔被这直白热烈的视线刺得耳尖发红,雷狮才满意地收回视线。

果然……是病了吧。

趁着卡米尔去凹凸大厅搜寻资料的空隙,雷狮打开终端看着参赛者的论坛,搜寻着相关的病症消息。

“唔……无法移开目光……”手指迅速地滑动着,“有了。”

“喜欢?”

雷狮愣住了,可转念一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他习惯了卡米尔在身边,一直陪伴着他,不是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什么,只不过他从来没想过这种心思会发生在他的小堂弟上。

不过既然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那就好办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有意无意地,雷狮都在观察着卡米尔,好确定如何下手。

本以为只是满足自我的事,却没想到,他的小堂弟居然还有事瞒着他。

雷狮直勾勾地盯着眼前跃动的火光,无视了上方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烤肉,总结着这几天的成果。

怎么没有早点发现呢?一直以来看着背后那若隐若无的视线,不小心被碰触到后发红的耳尖,在他特意靠近后不再平稳的温热吐息……

这一切的一切,都再明白不过地彰显着,卡米尔对于他,也抱有着同样的心思。

那样的话,就不必着急了。雷狮安然地想到。

固然主动出击不错,但游刃有余地等着他的小堂弟扑进怀里也不失为良策。

但是万万没想到,雷狮还是高估了卡米尔。

好几天过去了,卡米尔还是维持着这种状况,交流战术、狩猎,井井有条一丝不苟,丝毫没有要捅破窗户纸的冲动。

好吧,或许在雷狮眼中是薄得不能再薄的窗户纸。

雷狮感到了他的耐心正在不断耗尽,与之相反的是他心中对卡米尔的感情,灼热度正在不断飙升。如果说在没有察觉之前还好,现在都坦然地呈现在面前了,可卡米尔却迟迟不迈步,难以言喻的焦躁不断蔓延出来。

 

2、

“大哥?”您怎么了?咬着勺子的嘴唇吐出含糊不清的话语,不过看着兄长这副烦躁的模样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没事。”雷狮从愣怔中回过神来,“你继续吃。”

把眼前的碟子再往前推了推,雷狮发出催促。

可是大哥,最后一口我刚刚已经吃了啊。

瞥了一眼碟子上仅存的一点奶油,卡米尔默默咽下想要出口的话语。

他什么时候才说出口啊。雷狮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毕竟,猎物拖太久了,雄狮的狩猎之心可是难以忍耐啊。

3、

卡米尔心底有一个秘密,那是绝对不能说的,哪怕是对连那一直忠诚敬仰的大哥也不能吐露半分的。那个秘密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绝对能惊掉一大堆人的下巴。

那就是——他喜欢雷狮。

他爱着他的兄长,他一直以来的憧憬对象,用强大的羽翼给予他庇护的人。想要一直跟随在他的身边,竭尽所能达成他想要的一切,这是卡米尔最真挚的愿望,而他也一直在践行着。

所以……保持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的吧。把这个秘密悬挂在高高的天际,高到星星也无法触及的地方,不去看、不去想。

 

4、

“我说,雷狮老大最近是怎么了。”佩利甩了甩手上的血迹,抬头看着天空还没散去的乌云,落下的雷霆依旧在耳边怒吼,不由得有些疑惑。这几天都是这样,哪怕佩利再傻,也知道是出问题了。

一场狩猎之后,总会有一些不长眼的参赛者,打着投机取巧的小心思,想趁雷狮海盗团狩猎结束后的虚弱期来狩猎雄狮,大赚一笔积分。不过这种愚蠢的家伙,只是为四人再多添一笔进账罢了。

“谁知道呢?”帕洛斯轻飘飘地瞥了一眼不远处向帐篷走去的卡米尔,哼笑一声。最近没有什么大的变动,那估计又是这两兄弟闹出什么来了,他可没有兴趣去掺和什么,这次的动静可不小,还是明哲保身重要。

“佩利,走啦。”

“哦。”

 

“大哥,我进来了。”门帘被轻轻掀开,轻柔的动作似乎怕会打扰到里面那头暴怒中的雄狮。

一顶草绿色的帽子先探入雷狮的视线,那是这些日子让他心神不宁的罪魁祸首。

“怎么,出事了?”压下心中躁动不安的情绪,竭力保持平稳的语调,雷狮缓缓开口。

“您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卡米尔是第一个就发现了雷狮不对劲的人,他向来是最了解雷狮的人。他的兄长会在为喝到冰凉的啤酒感到愉悦时拇指摩挲着把手,在晨醒时会下意识地揉揉额角,面对新的乐趣时会眯起大小眼……一桩桩一件件,全部都被卡米尔悄悄藏在心底最深处。

可唯独这一次,他宛如失灵的雷达,无法判断雷狮出了什么事。眼看兄长的情绪一日比一日糟糕,无论是骨血里的忠诚还是心里那些不可言说的情绪,都在促使着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能有什么事。”雷狮嗤笑了一声,状似对卡米尔这种可笑的猜测的不满。

微微抬起头,注视到兄长英挺的双眉此时正狠狠地纠结在一起,卡米尔知晓现在是无法从雷狮的口中探得一言半语了。

“我明白了。”眼睫低垂,卡米尔转过话题,“有消息反馈说半小时后西边的森林处会出现隐藏怪,大哥您看?”

“走了。”

 

5、

糟糕。卡米尔捂着右手肘发动无定之躯跃上高高的树枝,可血液还是慢慢渗透过灰色的布料,浸出一片深红,再染得卡米尔手掌心湿漉漉地红了一片。

信息错误,万万没想到这个隐藏怪在濒死前还能进行狂化。卡米尔狠狠地咬住下唇,望向另一边紧握着雷神之锤的雷狮。

虽然没有大伤,但是刚刚隐藏怪的突然狂化还是在雷狮的脸庞上划下了一道血痕。雷狮扫视了一眼周围,看到负伤的帕洛斯和佩利拧起眉头,最后定在卡米尔染血的手臂上,眼神一凝。

“找死!”

高举雷神之锤,雷霆降临,一切在轰然倒地声中结束。

对上雷狮不悦的眼神,卡米尔的心脏狠狠地抽痛了一下,捂着的手再次紧了紧。

 

…………

“摆出那副样子干什么。”

盯着缠上最后一节绷带的卡米尔,雷狮斜着眼睛瞥了一眼卡米尔,忍不住开口了。

“非常抱歉,大哥。这次是我考虑不周……”

总是这样,一副把所有抗在肩上的谨慎模样,那双平时总是冷静沉着的双眸再也无法掩饰其中的痛苦。

这完全不像平日的自己,因为大哥这几天的异样就丢掉了何时何地都保持的冷静谨慎,这次大哥幸好没受什么伤,但是这绝不是自己摆脱责任的籍口。对于自己“军师”职责的失职的愧疚感压在了卡米尔的心上,连心中那小小的爱恋都被挤到了角落。

“以后……不,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大哥。”

卡米尔郑重地起誓,他是雷狮海盗团的制动装置,无论何时,都应该保持相应的克制隐忍。

……我等你等了半天你想说的只有这个?!

雷狮感到心里的柠檬都快要堆成山了,张了张嘴,咬着牙磨出了几个字。

“你就没点别得想说的吗?卡·米·尔!”

看着他的小堂弟呆呆愣愣地摇头,实在是让雷狮有苦不能言,既然如此,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你喜欢我。”

笃定地阻绝了卡米尔的一切后路。

无法踏出那一步的你,就由我来把你拉出来!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