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棋一篓

发文小号_(:з」∠)_,人怂。
文笔并不是很好,谢谢喜欢我文字的你们。

【雷卡】 特等席

OOC有

原作向,捏造有

 

在雷王星时,雷狮的房间里有两把大大的椅子,实木的框架上有着精美的镂空雕花,柔软的垫子铺设在其中,坐在上面似乎连人的心都软下来。


在没有遇到雷狮之前,卡米尔喜欢泡在图书馆里;被雷狮庇护之后,卡米尔的阵地就转移到了雷狮的房间。每一次都想要沉稳地端坐在高高的椅子上,竭力表现出一副大人模样,可最后还是忍不住捧着书陷进椅子的怀抱,小短腿在半空中晃呀晃的,等待着兄长的推门而入。


雷狮也很喜欢坐在这椅子上面,不安分的他从不会像卡米尔一样乖巧地坐着,他有时会气冲冲地踹开门,脚后跟用力往后一蹬坐到椅子上,向卡米尔数落着年老导师无趣的教学;有时他也会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右手托腮盯着卡米尔的一举一动,直白热烈到卡米尔无法忽视,只好放下手中的东西来好好哄哄这压抑着的狂雷。


这两把椅子并不是没有人想要上去坐一坐,但是总被雷狮拒之门外。就连那位雷王星的太子殿下,想要表达一下友好的“兄弟情”时,也在门口被雷狮怼得哑口无言,愤然离去。


这是属于我的东西。雷狮叉着腰努力拿出兄长的气度来,卡米尔在旁边睁大了那双蓝莹莹的眼睛,以示他有在认真听着。


还有这个。雷狮伸手抓起了卡米尔的一只手,掌心柔嫩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捏了捏。卡米尔歪了歪头,有些搞不清楚雷狮到底要做什么。


这个!雷狮握着卡米尔的手往旁边椅子上的坐垫拍了拍。这是你的特等席,不许让别人坐,听到没。


好的,大哥。卡米尔乖巧地点了点头,应和着兄长的话语。


听话。雷狮满意地又捏了捏卡米尔的手心。


后来,雷狮和卡米尔乘着飞船前往浩瀚的星空,他丢下了王冠上璀璨的明珠,解下了身上沉重的披风,也把那两张放置在房间里的椅子远远地抛在了身后那颗越来越小的雷王星上。


他们成为了臭名昭著的宇宙海盗,儿时抬头仰望过的星星上,如今早已布满了他们的踪迹。掠夺和自由是他们旅程永恒的主题,骗徒与狂犬的加入组成了雷狮海盗团,他们意气风发地在星海中航游,无处不能去。


双手在控制板上敲击,轻踩脚下,确保飞船有足够的动力来航行,尽管这艘飞船的型号和以往开过的有些不同,但是也并不妨碍卡米尔对它精准的操控度。


不用回头,卡米尔也能知道他的兄长现在是何等肆意的模样。这艘被雷狮取名为“羚角号”的船,是在一次劫掠商船的过程中获得的难得的让雷狮满意的战利品,至于当初带着他们从雷王星飞出来的那艘飞船,在完成了使命后早已不知道被遗弃在哪个角落了。


夜晚,卡米尔坐在床边规划着明天的航行路线,本来按照自动驾驶的路线直接去往下一个星球就好,只是雷狮刚刚心血来潮想要去另外一个人们盛传已久的具有“黄金乡”美誉的星球,这个星球的相关信息非常少,人们对未知的东西充满恐惧,但是对于雷狮而言,海盗胸中的不安分因子和身上流淌着皇族的征服的血液叫嚣着,这不过是新的乐趣罢了。


眼睛因长久地盯着屏幕蓝幽幽的光被刺得发疼,卡米尔用力地揉了一把眼睛,似乎是要把身体内翻涌而出的疲倦也一并地揉落下去。


“怎么还不休息?”推门而进的雷狮恰巧瞧到卡米尔这副模样,上挑的眉眼带出些许责怪的意味。


“很快了。”嘴上是这样应付着回答,手上的动作却依然在在屏幕上滑动。


雷狮盯着卡米尔不断颤动的睫毛,迈开长腿走到卡米尔身边坐下。从小时候就是这样,明明一副困得要死的模样,却还是死死抓着书本在怀里不放手。


明明床边还有多余的位置,雷狮一个大男人非要挤在卡米尔身边,身体的热度透过过贴合的布料传达,卡米尔有些不自在,微微倾起身子想往旁边挪挪,一双大手却穿过双腿下把他举起。


突然的腾空感让他有些不安稳,手指忍不住抓住了雷狮的衣袖。


“大哥!”


手上的重量让雷狮不满地皱起了眉头,平时吃那么多甜食,现在都跑到哪儿去了!


把卡米尔放在并拢的大腿上,一手揽着少年纤细的腰,还未完全长成的身躯完美地契合在雷狮的怀里,尽管不知道雷狮要做什么,卡米尔还是安静地窝在雷狮的怀里。


眼看雷狮的手指移动到终端上方,卡米尔忙不迭握住雷狮的手腕。


“大哥,明天的行程尚未完全稳妥……”


“那也不是你现在该干的事。”抽出被握住的手,雷狮转而抚摸卡米尔的眼下的青黑。


一层浅浅的薄茧附在雷狮的指尖,摩挲导致的瘙痒感让卡米尔眯起了眼睛。不知是真的太累了,还是雷狮的怀抱太过温暖,让卡米尔想起了雷王星那柔软舒适的椅子,不由得往雷狮怀里拱了拱。


似乎被卡米尔这小动作取悦到,雷狮的胸腔发出震动,低沉性感的笑声让卡米尔有些懊悔。明明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能做出这般幼稚的动作呢。


“你这副样子,好久不见了。”雷狮怀念道,或许是怀里的满足感勾起了过往的回忆。这种满足感就好像以前,他偶尔那么几次晚归,回到房间看到小小一团缩在椅子上困倦的卡米尔一样,走到他的身边,俯下身子巡视着他的“领土”。无论是微微起伏的胸膛,还是湿热的吐息,就连那几根翘起来的发丝,全都是属于他的。


 “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就好。”关掉终端,雷狮低头在卡米尔的眼睑上烙下一个吻。


事已至此,卡米尔也不再反驳兄长的好意,侧着头靠在雷狮结实的胸膛上,耳边传来规律的鼓动声安抚住他为明日而略有些焦躁的内心。


口是心非的小鬼。怀中的呼吸声逐渐平稳,雷狮心中好笑地想,这不是挺累的嘛!


评论(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