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棋一篓

发文小号_(:з」∠)_,人怂。
文笔并不是很好,谢谢喜欢我文字的你们。

【雷卡】红围巾

             
捏造幼年记事
OOC有

雷王星的三皇子殿下有一条漂亮的披风,用胜过冬日初雪的白色毛绒作为滚边,披风染上的红色比皇家花园里正值花期的红玫瑰更加热情如火,比天边的火烧云更加热烈高傲,比身上流淌的鲜血更加鲜艳欲滴。那是赛过一切的红,是皇室身份的尊贵象征,或许只有王冠上那颗华美的红宝石能与它比肩。雷狮并不喜欢带着这披风,即使迫于压力,也并不代表皇子殿下会珍惜这披风,无论是骑马打猎还是别的什么,有时会不小心弄坏,这身上的披风也是换了好几次了。

但卡米尔喜欢这条红披风,可他不可能拥有,即使他的身上流淌着一半与雷狮相同的血液,那也不是他允许拥有的。并肩行走在皇宫走廊上时,卡米尔总是悄悄放慢脚步,看着那条红色的披风随着兄长高傲的背影在风中摆动。

“我说,就那么喜欢吗?”雷狮看着坐在地毯上捧着蛋糕的卡米尔无奈道。

嗯?卡米尔咬着勺子歪了歪头,圆鼓鼓的腮帮里还塞满着奶油蛋糕。

太过分了!这简直是犯规嘛!雷狮忍不住伸手掐了一把幼弟滑嫩的脸蛋。

“眼珠子都要粘在上面了。”雷狮取下背上的披风拍了拍,“就那么喜欢这件披风吗?”

卡米尔嚼咽着蛋糕,不知道该摇头还是点头。

    喜欢吗?是喜欢的,华美的外表,权势与地位的象征,符合雷狮大哥高贵的身份,谁不喜欢呢,那是让无数娇怯的贵族少女拿着象牙骨扇轻掩红唇暗自惊叹的存在,亦是让许多傲慢的贵族老爷弯下笔挺的礼服为之俯首的存在。不喜欢吗?也有可能,雷狮大哥总是嫌弃披风太过沉重,对于尚且年幼的皇子它又重又长,常常需要侍女们在背后捧着,但雷狮大哥不耐烦这些。所以不得不在地上拖行着,像一条血红的河流,蜿蜒地流淌着,连接着这座古老的皇宫。

  但归根结底,它总是与雷狮大哥相关的。

  看着卡米尔这副愣怔的呆样,雷狮又掐了一把颊上的软肉,让卡米尔的脸上晕染出淡淡的红。

  卡米尔回过神来,注意到兄长满脸的不悦,不知该怎么好,只好放下蛋糕站起来,用鼻尖亲昵地蹭着兄长的脸颊和额头,鬓边柔软的发丝轻轻拂在兄长的脸上。这个举动似乎安抚了雷狮,他揉了揉卡米尔的头顶,抚摸着卡米尔刚刚被掐红的脸颊。

    “该死的老头子,说什么十岁也算是一个分水岭了,下个月我的生日要举办宴会。”雷狮脚上的小皮靴愤怒地晃荡着,“等我露个面就立马跑回来。”

   “你那天可不许随便乱跑啊。”雷狮叮嘱道,“等我回来带蛋糕给你吃。”

   比起待在那种纸醉金迷的场合,雷狮更愿意和卡米尔一起度过他的生日。他们可以趴在窗台上看星星,或者躺在床上相拥入眠。哪怕是卡米尔常常抱着的书籍上的油墨味,也比那些少女身上的香水味要好闻得多。

  卡米尔乖巧地点着头,心里却在考量着到底该送什么生日礼物给雷狮好。他能送什么呢?他好像什么都没有,他的一切早就属于大哥的了。

  夜晚,卡米尔躺在床上,侧过头看向窗外。他没有拉窗帘,天边的月光斜斜地透过那方寸之地洒落在柔软的床铺上。就连这柔软的床铺,都是大哥让侍女们弄的。

月华绽放的夜晚,天上的星星总是会躲起来,避免与这夺目光辉争耀。此时的夜空,也仅剩那么一两颗在夜幕的边角偷偷闪耀着。卡米尔眨了一下眼,天上的星星也随着眨了一下,或许是这被褥太过柔软,柔软到卡米尔想起了在母亲怀抱的时候。在还没进来这个皇宫的时候,他和母亲一起生活在贫民窟,那是一个连空气都充满了苦涩的地方。贫困,犯罪,病痛,哀嚎,这些在这座镶金嵌玉的皇宫里无法想象的事,却在贫民窟遍地都是。在卡米尔的记忆中,那里充满甘甜的就只有母亲身上淡淡的皂香和平日难得的劣质水果糖。

明明是在同一片夜空下,皇城这边每到夜晚便灯火通明,大道上车水马龙,灯光布满了每一寸土地,它们可以贴心到在每一家的门前都留下自己的身影,也可以高傲到连散落的月光都被他们吞食殆尽。而贫民窟这边,能够依靠的便只有月光,这是他们归家的明灯,若是哪天月亮感到疲倦了,那他们就只能靠着那星星点点的光,穿梭在崎岖不平的小路上了。

嗯……星星啊……卡米尔昏昏沉沉,陷入了梦乡之中。

…………

“混账老头子!”靴跟狠狠地踩在地毯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印痕,鲜红的披风被主人内心的怒火烘起高昂的身躯,工整的领结也被狠狠扯散,唯一幸免于难的只有手里捧着的香甜的奶油蛋糕。

雷狮本来以为举办宴会已经足够让人厌烦,没想到老头子居然还压着他在身旁不让走,活生生让他待在那儿看着一副副虚伪的面孔,令人作呕。他的“好哥哥”那火辣的视线可是快要把他给烧穿了。雷狮嗤笑出声,不过那也算在无聊时刻的稍许慰藉品吧。

   不过再怎么说,总算逃出来了。雷狮打量着手中的蛋糕,哪怕是一向不喜欢吃甜食的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食物足够美味,烤得恰到好处的蛋糕中夹杂着香甜的果仁作为夹层,铺满雪白的奶油顶端以鲜红的草莓作为点缀,皇室宴会出品的食物向来非同凡响。

    木质的大钟发出了十次的报时声,雷狮皱着眉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希望这个蛋糕能安抚久等的卡米尔吧。

双手捧着蛋糕,一脚踹开房门,无视身后发出呻吟的大门,雷狮兴冲冲地闯进来喊道:“卡米尔!我……”

     空无一人的房间噤住雷狮出口的话语。等等,卡米尔呢?雷狮扫视着房间,略显空旷的房间显然藏不住人,那么,就只有……

     雷狮把奶油蛋糕放在茶桌上,踮手踮脚走向垂着厚实床帘的床铺,他轻轻拉开,果然!卡米尔缩成一团乖巧地睡在床边,尚且年幼的他还是无法抵挡睡意的袭来。

     雷狮轻叹了一口气,还想着让卡米尔吃蛋糕顺便再玩一会儿的,毕竟是生日,对于尚且还是孩子的他,总是希望和自己喜欢的人度过这个特别的日子的。不过有什么办法呢,他向来是拿卡米尔没办法的。

伸出手想要不满地捏捏他的脸颊,最终还是轻轻地揉了揉,听着幼弟绵长的呼吸声,雷狮也感到了倦意的袭来。

     还是去好好清理一下自己再休息吧,至于蛋糕,是没办法了,明天再让厨房做一个吧。心里盘算得极好的雷狮,在离开前再好好看一眼卡米尔,眼神却被蜷缩的手勾住了目光。

     似乎握着什么东西?雷狮小心翼翼地颁开卡米尔的手指,其间卡米尔还发出了一声似哭般的哼声,细细小小的,吓得雷狮以为要吵醒他了,连忙停下动作,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

本以为是什么宝贝的东西,可摊在手心里的东西让雷狮大失所望——一个由红色布条折成的星星。而这星星的卖相也不怎么好,布条柔软易变形,折出来的星星自然也是歪歪扭扭的。

雷狮用手指拈着这星星,审视着这破东西到底哪里值得卡米尔在意。不过这布料的触感,似曾相识啊。雷狮忍不住搓了搓,却把原本歪斜的星星折磨得更加不成样,甚至还搓出了……别的什么东西?

半个黑色的字体从星星的中间显露出来,雷狮眉头一挑,干脆利落地扯散了这颗星星,布条上的字也跃入雷狮的眼中。

“雷狮大哥,生日快乐。”

     一眼就看出是谁写的了。雷狮好笑地看着这和星星一样有些歪扭的字体,心中的欢喜却是在一瞬间迸发出来。

就说这布料触感怎么这么熟悉,雷狮反手摸了摸背后的红披风,身后这条是不可能的了,就是不知道眼前这小家伙用了什么办法从旧披风上掠来布条。

     就那么喜欢吗……眼神温柔地描摹着卡米尔稚嫩的面容,雷狮伸手撩起额前的刘海,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在额间。

     好梦。

   …………

  “唔——”卡米尔从梦乡惊醒,起身揉了揉眼睛。厚实的床帘不知被谁拉起,阳光早就把黑暗驱逐,嚣张地占据了大半个床铺。

    竟然是白天了!卡米尔懊悔地蹙紧了眉头,本想着在雷狮大哥回来之前稍微小憩一下也没关系,没想到一睡就到了第二天。不仅错过雷狮大哥的生日和蛋糕,就连礼物也没能送出去,卡米尔抓了抓空空如也的手。

     空空如也?因晨醒导致得有些呆滞的大脑被刺激到,卡米尔迅速清醒过来,连忙搜寻着那个小小的踪迹,却不料找到另外一个意外的身影。

一条红色的……围巾?卡米尔抓起身侧的红围巾,疑惑的泡泡不断溢出,砸到了进门的雷狮。

   “是送给你的礼物,用和披风一样的布料做的。” 

给我的?卡米尔把围巾拿到身前,鲜红映入眼帘,那是和披风一样的鲜红。

“现在的我还不能给你披风,只能给你这条红围巾。”雷狮走到床边,拉起红围巾的一角。

     “足够了。”卡米尔埋进围巾了蹭了蹭,“这样已经足够了。”

      那是和披风一样耀眼温暖的红。

评论(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