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棋一篓

发文小号_(:з」∠)_,人怂。
文笔并不是很好,谢谢喜欢我文字的你们。

【雷卡】学长(二)

学院pa   除雷卡全员友情向
学长制度
OOC有
大三卡X大一雷

5、
“第三个了。”卡米尔在数据本上又划下了一条红线,彰显着被红色覆盖的名字的终结。

前方辩论台上的雷狮正在述说着自己的观点,口中吐出的话语毫不留情,高挑的眉眼更是如利剑般刺痛对方,像个威风凛凛的海盗头子,把对方辩友的理智与思考通通剥夺砸烂,再狠狠地踩上一脚,让他们毫无翻身之力。

“怎么样?”站在身旁的安莉洁侧过头轻声问道。

“除了雷狮,其他还要再练练。”卡米尔举起本子遮住两人的面容,压低声音回到。

“那就雷狮吧?都两个多月了,我家那只旅行青蛙别说找花蝴蝶,崽崽都能给我带回来了,再不真刀真枪就晚了!”

“……行,那月底的院辩论选拔赛就他吧。”

卡米尔放下本子把视线挪到雷狮身上,恰巧雷狮辩论后也看向卡米尔,两人四目相对,雷狮挑了挑眉,意气风发的模样光彩夺目,锐利的眼神哪怕在看向学长时也没有丝毫收敛。

两个多月了,一直是这副模样,人们常说管中窥豹,可就连这管,卡米尔也只能寻觅到一星半点。

6、
“辩题出来了。”卡米尔眉头紧锁,“是‘人性本善’,我们是反方。”

   “反方吗?那我们就是人性本恶咯。”凯莉舔了一口棒棒糖,“本小姐喜欢。”

   这次参加辩论赛的是卡米尔、安莉洁、凯莉和雷狮,现在四人正围坐在桌子前,讨论刚出的辩题,为下个月的辩论赛作准备。

   “老生长谈。”雷狮一手托腮,另一只手转着笔花,眼神中流露出的轻视让卡米尔不由得蹙眉。

“雷狮师弟说得对,‘人性本善’是老生长谈了,立论就那么几条,我们可以通过推断来进行接下来的驳立论和质辩。但是,”卡米尔顿了顿,转头凝视雷狮,“狮子搏兔,尚需全力。做事,还是还是谨慎一点好!”

话音方落,辩论室内重归寂静,雷狮对上卡米尔的凝视,半晌,哼笑出声,双手举起做了个投降的姿势。

“学长说得没错。”

7、
   转眼就到了辩论赛当天,卡米尔来到辩论室的门口,手指刚触碰到冰凉的门把,空气却忠实地为他带来来者的踪迹,“嗒、嗒、嗒……”声音自背后由远及近传来,卡米尔转身望去,是雷狮。

   雷狮本就俊美帅气,身材也极好,是个衣架子。平日里穿着个黑色紧身衣,外面套着件卫衣,露出的胸膛被紧身衣紧紧包裹着,性感十足。今天一身正装,把雷狮平时略显张扬傲气的气质压下去,显得沉稳了不少,黑色系更是增添了一种禁欲感,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
挺不错的,从海盗头子变成霸道总裁了。

“走吧。”卡米尔撤回了视线,招呼雷狮进场。握着门把的手正准备扭动,却被另一只手掌把握住。

“学长,”温热的吐息扑到耳后,低哑的声音让耳蜗骚动起来,“领带歪了。”

雷狮高大的身材从身后笼罩住卡米尔,形成了一个像是双手环抱的姿势,原本握住卡米尔的手也逐渐上移,似乎要“好心”帮帮卡米尔的领带,摆正它的位置。

“嘶——”雷狮摩擦着衣料的手停止了动作,腹部传来的疼痛感提醒着他的这位学长做的“好”事。

“谢谢师弟的提醒。”卡米尔把“恰到好处”地顶在了雷狮的腹部的手肘收回,低下头摆正领带。没有去理会身后的雷狮,卡米尔伸手推开棕黑色的油漆木门,“不过,还是要注意一下对学长的态度才好。”

“真狠啊,学长。”

真是大意,这次让他得手了。
  
  
8、
辩论赛开始,双方立论!

正方的立论者倒是聪明,一上来就是哲学儒家宗教三连击,用生活中的各种善行来引起共鸣,最后再引用宗教用语进一步点题升华。

卡米尔按在桌上的指尖压得泛白,要是雷狮一如既往地直接去反驳对方的言论,那可就中了圈套了,对二辩凯莉的发挥也极其不利。

卡米尔双目直视前方,竖起耳朵听雷狮捕捉到对方语言中的漏洞来进行反击,这样很好,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的。时间警示已经敲响,只是继续专注于叙述那些人世间的恶就真的中计了!

“……虽然人性本恶,但是我们这个世界并没有在人欲横流中毁灭掉……”雷狮顿了顿,咧开嘴露出一个公式化的笑容,可眼中的得意却是藏不住的,“如果真的是人性本善的话,那么孔老夫子何必还诲人不倦呢?今天,对方辩友所犯的错误就在于以理想代替现实,以价值批判代替了事实批判。……”

真是个狡猾的海盗头子,抓住对方的小陷阱让对方以为注意力被吸引了,可在最后才补上最狠的一刀,让对方原本以为无关紧要的小伤最后却变成束缚一切的网。舍弃掉的小兵最后成为对方王将的铺路棋子。这种掌控力……卡米尔舔了舔发干的下唇。

立论结束,雷狮坐下,神色自如。虽然这次他反将一军,可这轮交锋也能看出对方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就是不知道下面能不能继续把优势保持了。

但是很可惜,在没有出现最终结果之前,胜利女神总是摇摆不定的。二辩的凯莉一不小心就跌入对方的陷阱,纵然最后有所挽回,但是优势也荡然无存了。对方的三辩不仅趁胜追击,最后更是以卡米尔这方为例,设反问把问题扔给了他们。

辩论室内的空气仿佛由焦糖炼制而成,浓稠黏腻,让每个人的心都变得焦灼起来。

纵然是雷狮,在这种情况也不由得绷紧神经,他用余光观察卡米尔,等待着卡米尔给出怎样的反驳,在这种危机四伏的情况下,能否扭转乾坤。

卡米尔扫了一眼神色略有不甘的凯莉,起身微微颔首,凌厉的眉眼不似以往。他并没有理会对方辩友的反问,而是从对方的一辩的观点说起。

“谢谢老师,各位好。对方一辩说,有的人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这不错。但我请问,如果人都是本善的,谁会拿起屠刀呢?第二,对方二辩说,人一教一学就能够会善,那我们看到好多人他们做恶事的时候,是不要教,不要学,就会去做的……”

卡米尔并没有直面对于对方的尖锐诘问,而是借由雷狮之前立论反驳对方辩友的漏洞,再追加一击,在对方的伤口上狠狠撒下一把盐。当对方捂住血肉模糊的伤口痛呼时,他早已把众人的焦点拉向别处,扬己之长,以点破面,从侧面的薄弱处真正地给对方致命一击。平日里抿起的双唇此刻娓娓道来的话语如同最锋利的矛,刺破对方筑起的坚盾。辩论场上的卡米尔是一位刺客,正面制造伤口固然很好,但是最后的致命一刀,才是至关重要的。

本以为只是一片平静的湖泊,没想到最终通向的却会是海洋,这水面下涌动的暗流,可是会要人命的!要不是最后的这股狠劲儿,差点就把狼崽子当成家犬了。

雷狮眼中异彩连连。

看走眼了啊!

9、
“那么,再见啦。”凯莉迫不及待地拉着安莉洁向校门走去,刚刚辩论赛上的失利,要在女人的另一个战场找回来!

“嗯,再见。”看着气势汹汹的两位女生逐渐走远,卡米尔转身与雷狮离开。

这次辩论赛的成功,雷狮的贡献不可忽视。更别提作为一个新人,在台上的表现更是出乎意料地好。

行走在无星的夜空下,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平日里带有一股子古板的书卷气的校园,在夜晚焕发出别样的光彩活力。路上到处都是情侣,卡米尔和雷狮都感觉自己和路上的那些多姿多彩的霓虹灯散发着同一种光芒了。
要不是辩论赛,晚上还是呆在宿舍好呀。卡米尔松了松领带,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下个星期的院篮球比赛,学长会来看的吧。”

卡米尔仰起头,雷狮还是那副无谓的样子,抬着头大步前行。雷狮这话说得太轻,差点淹没在鼎沸的人声中,可无论是这语气还是那双在灯光映照下光彩流转的紫瞳,却又显得太重,重到卡米尔绝不会忽视。

“当然。”卡米尔的脚步亦未停歇,“为稚嫩的师弟们加油鼓劲是学长的职责。”

     话语间他们已经把繁华抛在背后,两旁的路灯被扑光而来的飞蛾遮得有些昏暗,散发出的那点可怜的光芒只够在他们身后拉下两条长长的黑暗影子。影子晃晃悠悠地跟在人后,听着前面飘来它们无法说出的话语。

    “那么,我就期待学长的到来了。”

PS:辩论赛中雷狮的话出自1993年狮城舌战复旦大学     队一辩姜丰
     卡米尔的出自三辩严嘉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