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棋一篓

发文小号_(:з」∠)_,人怂。
文笔并不是很好,谢谢喜欢我文字的你们。

【雷卡】学长(一)

学院pa   除雷卡全员友情向
学长制度
OOC有
大三卡X大一雷

学长制度:我们学校的一种制度,大二大三的师兄师姐通过考试获取学长证,从新一届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去教导新生们,在大一一年作为新生的引路人。一个班有四位学长,学长只能是直属专业才能担当。
无论男女皆称学长,所以我们学校是没有学姐的_(:з」∠)_
1、
    夏日炎炎,窗外的绿树上传来阵阵蝉鸣,聒噪得很,让人心中平添了几分燥热。然而比这蝉鸣更吵闹的,还是学长们手机中的微信提示音。

“凯莉学长,我们第一次交学费真的要亲自去银行交吗?网上不可以吗?”
“安莉洁学长,报道是在哪个楼呀?从哪个门进方便一点呀?”
“卡米尔学长,到时候生活用品学校有得买吗?”
“还有还有,我们学校附近有什么玩的呀,金学长知道吗?”
……

临近开学,新生微信群里消息轰炸着学长们的手机,像不断从洞里露面的地鼠一般接连不断,让学长们应接不暇、手忙脚乱。

“唉,要死掉啦。没想到当学长是这么累的。”金侧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翻着眼前的一堆新生资料。

“我一开始也没想到。”凯莉扶额瞟了金一眼,“到底是抽了什么疯我才会跟着金你来报名当学长。好不容易过了关,还要带着一群嗷嗷待哺的小鸡崽。”

卡米尔倚靠在窗边,阳光洒落在叶片上的光斑在他眼前晃动,夏日的热浪席卷着草木清新的气息扑鼻而来,才稍稍感到疲倦的神经松弛了一点。哪怕是铁人,24小时开着手机时刻关注着微信群的动静,也是吃不消的。

“我们以前不也一样吗,不过这届新生比以往更加热闹而已吧。”安莉洁还在慢慢敲字回复师弟师妹们的问题,“他们的问题可真多呀。”

“嗯哼没错。”凯莉耸了耸肩,翻起了新生资料,“话说,每位学长负责的新生们已经分好了吧。”

卡米尔轻轻颔首,双眼依旧没有离开窗外。

凯莉看着三人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心里怀念起她痒痒鼠里的那只叫星月的粘人三花猫。怎么就不学学星月呢,半个月不喂它,不还是这么活蹦乱跳的!

“哎呀,卡米尔你看!”金突然惊呼了一声,拈起其中一张资料, 把卡米尔的视线拉回课室。

眯着眼睛上下扫视了整张新生资料,卡米尔怎么也瞧不出这个叫雷狮的新生有哪里不对劲。

“眼睛!眼睛!”金看到卡米尔蹙眉,忍不住喊道,“和格瑞一样的紫色眼睛!”

凯莉嗤笑了一声:“还以为出什么问题了呢。”

金嘟囔着向凯莉这种轻视态度表达着不满,再一次向别人安利他的发小有多么多么好。

耳朵里充斥着吵嚷声,卡米尔脑海里浮现出刚刚的资料。雷狮?这个名字似乎出现在他负责的新生名单内。

2、
  
好不容易到了开学日,校园内车水马龙,人头攒动,卡米尔站在阳台上,观人来人往,只等夜幕降临。

到了晚上,白日的喧嚣随着汽车喷发的气息远去,作为学长,卡米尔不仅要去巡逻他一下负责的师弟们的宿舍,还得提着一袋子新生手册去分发。看着整洁的宿舍,卡米尔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大学生涯伊始,还没有像他们的师兄们那样充满了“男子气概”。

师弟们表现得比较腼腆的,一个个扭扭捏捏地排排坐在下铺上,听着卡米尔交代了注意事项,普及新生入学需要做的事。当说到社团招新时,宿舍门外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那么学长觉得参加什么社团比较好?”一道身影随即从门外探出。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绛紫色的眸子,接着一张帅气俊朗的面容占据了卡米尔的视线。卡米尔稍稍愣怔了一下,这位师弟是……雷狮吧。他自认自己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

雷狮本来刚从楼下的便利店买了罐啤酒准备回宿舍。穿过走廊,拉开啤酒盖嗅了嗅发酵的麦芽香气,灌下一口醇爽的金黄色冰凉液体,雷狮才感到心中不耐散去,又不是小孩子了,好不容易上了大学还让学长来查寝什么的,简直可笑。

“社团招新你们首先要……”一道清冷的声音自前方左侧的宿舍传出,雷狮瞥了一眼那个门牌号,哼,看来是他们的好学长已经到了呀。

还未到门前先打断了学长的话,雷狮拉开门后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撑着铁灰色的门框,一脚蹬着门大开,双眼微眯盯着卡米尔,窗台外刮来的风吹动了雷狮衣领边的两根衣带,也吹散了卡米尔眼中那一泓碧蓝色的湖水。

咚、咚、咚,雷狮感到自己的心跳似乎被这燥热的夏夜加热了,不然怎么会感觉胸中那团血红色跳动得愈来愈快,愈来愈响。

卡米尔对这位师弟过于张扬的注视感到不耐,垂下了头摩挲着手指思索:“辩论队吧,既可以锻炼自身能力,也可以去卫校争光。”作为辩论队的队长,卡米尔自然是优先推荐自身所处的社团,“至于其他的也挺不错,按自己兴趣就好。”

雷狮感到喉咙有些发紧,他轻咽了一口,滚动的喉结里挤出几个音节。

“似乎……不错。”

卡米尔自觉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便拿出手册分发,师弟们一个个都乖乖地接过来捧着,竭力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翻看起来。卡米尔拿着最后一本新生手册,走上门前递给了堵在门口的雷狮。

看着雷狮还伫在门间的大长腿,卡米尔转头盯着雷狮。雷狮似乎没有理解到卡米尔眼神的含义,反过来挪移地打量着卡米尔,看看这位学长该怎么办。

看来是个刺头了。

卡米尔没有再与雷狮对视,看样子这位师弟是铁了心要捉弄一下他了,再坚持下去不过是浪费时间。

卡米尔深吸一口气,伸出腿狠狠地顶向雷狮的膝弯,雷狮并非没有察觉,迅速收回腿躲过袭击。

只可惜,醉翁之意不在酒。等雷狮靠在门框上稳住身形时,手中提着的啤酒不知何时待在了卡米尔的手上。

“这罐啤酒,”银白色的罐身在白皙的指间摇摆着身躯,罐上的水珠被甩落在地,“学长没收了。”

3、
现在已经到了社团招新的最后时段,外面早已没有了鳞次栉比的帐篷和漫天飞舞的传单,卡米尔坐在辩论室里,享受着这些热闹日子里难得的清静时光。辩论队一轮二轮的筛选已经结束,现在卡米尔就作为关底的“魔王”,结束这些时日的大浪淘沙!

在经受了好几位“勇者”的挑战之后,“大魔王”——卡米尔低下头揉了揉眉心,稍稍提高声音喊道,“下一位同学,请进来吧。”

来者轻轻叩响了门,不疾不徐的动作吸引了卡米尔抬起头。

“打扰了,卡米尔学长。”

这个人……卡米尔伸手接过申请表,与查寝那晚同样张扬的目光落在手上没有半分移动,卡米尔确认自己已经记住这位师弟了。

指了指右手边的红箱子,“抽一个辩论题吧。”

雷狮伸手随意抓了一个纸团,打开一看,有意思。
雷狮勾起嘴角。

“请为整容的好处立论。”几个字跃然于纸上。

“只需要简要说一下就足够了,”卡米尔右手拿着笔轻轻敲了敲桌沿,“一分钟后立论,需要纸笔吗?”

“不了,谢谢学长。”

又出现了,跟那晚一样嚣张的神情。

“滴答、滴答……”细长的秒针不知疲倦地追逐着时间离去的身影,脚步声在此时寂静的空间分外鲜明,卡米尔心中默默计算后缓缓开口。

“请开始吧,师弟。”

“首先,追求美丽是人的天性,整容作为追求美丽的一种手段,给予了每个人平等拥有美丽的权利;其次,整容能够促进医疗科技的全面进步,消费是生产的动力;最后嘛……”雷狮顿了一下,摩挲着下巴继续说道,“每一个人都是独立存在的个体,我自己的人生,自然是由我自己做主。”

“对吧,卡米尔学长。”雷狮咧开嘴朝卡米尔挤出一个有些俏皮的笑容。

“说得不错,师弟。结果我们今晚会尽快通知你的,感谢你的到来。”例行公事说出这句话,卡米尔朝雷狮微微颔首。

“那么,我就告辞了,学长。”

卡米尔看着雷狮大步疾走,出了门外一转身就不见踪影,张扬得很。松开桌下攥紧的左手,摊开的手心里并列整齐的四个月牙印,卡米尔长叹了一口气。

“下一位同学,请进来吧。”

4、
   夕阳西照,金红色的阳光透过玻璃洒落在室内,空气中飘扬微小的颗粒在这照耀下染上光辉,似乎也为手机屏幕上冰冷的文字增添了些许暖意。

“回来一趟,给你找个位置,大三也不小了,好好锻炼一下能力,与兄弟们相互扶持才是正道。”

卡米尔阖上双眸,把全身的重量都交付给了身下的椅子,夕阳也为他拢上一层轻纱,可是他还是觉得不够,他的身体的每个细胞还在诉说着疲惫,叫嚣着放松、放松、再放松一点!身上的这层轻纱也没有为他带来暖意,自心里透出的冰凉似乎要连骨髓都渗透殆尽。

“嘶——”真实的冰凉触感贴在他的脸颊上,卡米尔惊怒地睁开双眼。

“安、安莉洁!”

看到卡米尔迅速坐直,安莉洁摇了摇手中冰奶茶:“要喝吗?多糖的。”

“……要!”

安莉洁拿起分在桌上的对比起另一叠稍薄点的资料,朝着卡米尔晃了晃:“就这些吗?”

“嗯,麻烦……今晚……通知了。”卡米尔捂着腮帮子嘟嘟囔囔地说着,刚才喝得太急,感觉牙根都要被冻坏了。

“好。”安莉洁逐一查看着这些新成员的资料,“这个叫雷狮的……”安莉洁抽出一张资料, “是不是金提过的啊,还是我们的直系小师弟呢。”

耳边水蓝色的发丝随着少女兴奋的动作拂动,随即很快又停在了少女的耳边。

“可是,看上去可不是个好相处的呀。”

资料右上角贴着证件照,可哪怕是应该端端正正地拍着的照片,雷狮也显得社会气十足,嘴角的笑意都带出几分傲气,更别提那副飞扬的眉眼了。安莉洁皱了皱眉,可别是个难搞的角色。

“他挺不错。”注意到安莉洁的神情,卡米尔指尖敲了敲桌面,清脆的响声把安莉洁的注意力拉到身上。

“而且……”卡米尔垂下头咬住吸管轻磨,过长的刘海遮住了闪烁的眼神,“不会让他出问题的。”

PS:其实学长的工作简单点说就是带崽崽,新生不会我来教,新生抢课我来帮,新生迷路我来带,新生晚归我去找_(:з」∠)_

评论

热度(38)